踏莎行·碧海无波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
思量便合双飞去。
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
红笺小字凭谁附。
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踏莎行·碧海无波译文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碧海波平无险阻,瑶台有路可通行。细思量,当初就该双飞去。想当时,轻别意中人,现如今,山高水远何处寻。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附。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灰尘落绮席,烟雾锁香闺。写好的书信,如何送给你。登高楼极目望远方,萧萧细雨洒梧桐,天已近黄昏。

参考资料:

1、沈谦.词话丛编·填词杂说.北京:中华书局,1986:982、沈祖棻 .宋词赏析.北京:北京出版社,2003:121

踏莎行·碧海无波注释

碧海无波,瑶(yáo)台有路。
思量便合双飞去。
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碧海:传说中的海名。
瑶台:指传说中的神仙居处。
思量:考虑;忖度。
意中人:心中所眷恋或属意的人。

(qǐ)席凝尘,香闺掩雾。
红笺(jiān)小字凭谁附。
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绮席:华丽的席具。
古人称坐卧之铺垫用具为席。
香闺:青年女子的内室。
红笺:红色笺纸。
附:带去。

参考资料:
1、沈谦词话丛编·填词杂说北京:中华书局,1986:98
2、沈祖棻 宋词赏析北京:北京出版社,2003:121

踏莎行·碧海无波赏析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附。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晏殊整整做了五十年的高官。他赋性“刚峻”(《五朝名臣言行录》),处事谨慎,没有流传什么风流艳事。他自奉俭约,但家中仍然蓄养歌妓,留客宴饮,常“以歌乐相佐”(《避暑录话》)。他喜欢纳什么歌妓、姬妾,是容易做到的。照理,他生平不会在男女爱情上产生多少离愁别恨,但他词中写离愁别恨的却颇多。这可能和当时写词的风气有关:酒筵歌席上信手挥写,以付歌妓、艺人歌唱,内容不脱晚唐、五代以来的“艳科”传统;也可能和文学创作的特点有关:它可以描写人们的普遍感情,不限于作者的自我写照。但晏殊写的这类词,也不像完全脱离自身生活的客观描写,这首《踏莎行》小令,就是这样的一首词。

  此词写别情。上片起首三句:“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楚辞·离骚》有瑶台这个词,但可能从《穆天子传》写西王母所居的瑶池移借过来,指陆上仙境。说要往海上仙山,没有波涛的险阻,要往瑶台仙境,也有路可通,原来可以双飞同去,但当时却没有这样做;此时“思量”起来,感到“不合”,有些后悔。接着两句:“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是说放弃双飞机会,让“意中人”轻易离开,此时后悔莫及,可就是“山长水远”,不知她投身何处了。“轻别”一事,是产生词中愁恨的特殊原因,是感情的症结所在。一时的轻别,造成长期的思念,“山长”句就写这种思念。它和作者的《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词中的“山长水阔知何处”,同一意境。

  下片,“绮席凝尘,香闺掩雾”,写“意中人”去后,尘凝雾掩,遗迹凄清,且非一日之故。“红笺小字凭谁附”,音讯难通,和《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的“欲寄彩笺兼尺素”而未能的意思相同。“高楼目尽欲黄昏”,既然人已远去,又音讯难通,那么登高遥望,也就是一种痴望。词中不直说什么情深、念深,只通过这种行动来表现,显得婉转含蓄。最后接以“梧桐叶上萧萧雨”一句,直写景物,实际上景中有情,意味深长。比较起来,温庭筠《更漏子·玉炉香》的“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李清照《声声慢·寻寻觅觅》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虽然妙极,还是失之显露;而作者的《采桑子·时光只解催人老》词中的“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另一首《踏莎行·小径红稀》的“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结笔的妙处正相同,都是以景结情。

  这首词写离愁别恨,侧重“轻别”,有其“个性”;它从内心的懊悔和近痴的行动来表现深情,婉转含蓄,不脱晏殊词的特点;而结笔为最妙,蕴藉而韵高,尤堪玩赏。

参考资料:

1、陈祥耀 等.唐宋词鉴赏辞典(唐·五代·北宋卷).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8:432-433

踏莎行·碧海无波拼音版参考

()
(hǎi)
()
()
(yáo)
(tái)
(yǒu)
()
()
(liàng)
便(biàn)
()
(shuāng)
(fēi)
()
(dāng)
(shí)
(qīng)
(bié)
()
(zhōng)
(rén)
(shān)
(zhǎng)
(shuǐ)
(yuǎn)
(zhī)
()
(chù)
()
()
(níng)
(chén)
(xiāng)
(guī)
(yǎn)
()
(hóng)
(jiān)
(xiǎo)
()
(píng)
(shuí)
()
(gāo)
(lóu)
()
(jìn)
()
(huáng)
(hūn)
()
(tóng)
()
(shàng)
(xiāo)
(xiāo)
()

踏莎行·碧海无波作者

晏殊晏殊 晏殊(991-1055)字同叔,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七岁能文,十四岁以神童召试,赐同进士出身。在真、仁两朝从秘书省正字到知制诰,礼部、刑部、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谥元献。平生爱荐举贤才,范仲淹、韩琦、欧阳修等名臣皆出其门下。他一生富贵优游,所作多吟成于舞榭歌台、花前月下,而笔调闲婉,理致深蕴,音律谐适,词语雅丽,为当时词坛耆宿,在北宋文坛上享有很

踏莎行·碧海无波其他参考

译文及注释

译文碧海波平无险阻,瑶台有路可通行。细思量,当初就该双飞去。想当时,轻别意中人,现如今,山高水远何处寻。灰尘落绮席,烟雾锁香闺。写好的书信,如何送给你。登高楼望远方,细雨洒梧桐,天已近黄昏。

注释(1)碧海:海上神山。瑶台;路上仙境。(2)红笺小字:用红信纸写的信。

« 上一首
下一首 »

猜你喜欢

  • 踏莎行·雾失楼台

    【踏莎行】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249阅读
  • 踏莎行·燕燕轻盈

    【踏莎行】自沔东来,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梦而作。燕燕轻盈,莺莺娇软。[1]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别后书辞,别时针线。离魂暗逐郎行远。淮南皓月冷千山,[2]冥冥归去无人管。
    171阅读
  • 踏莎行·杨柳回塘

    【踏莎行】杨柳回塘,鸳鸯别浦,绿萍涨断莲舟路。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返照迎潮,行云带雨,依依似与骚人语。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199阅读
  • 踏莎行·二社良辰

    【踏莎行】二社良辰,千秋庭院。翩翩又见新来燕。凤凰巢稳许为邻,潇湘烟暝来何晚。乱入红楼,低飞绿岸。画梁时拂歌尘散。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珠帘卷。
    177阅读
  • 踏莎行·春色将阑

    【踏莎行】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尽春梅小。[1]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2]密约沉沉,离情杳杳。菱花尘满慵将照。[3]倚楼无语欲销魂,长空黯淡连芳草。[4]
    184阅读
  • 踏莎行

    【踏莎行】春色将阑,[1]莺声渐老,红英落尽青梅小。画堂人静雨蒙蒙,屏山半掩余香袅。[2]密约沉沉,离情杳杳,[3]菱花尘满慵将照。倚楼无语欲销魂,[4]长空暗淡连芳草。
    210阅读
  • 踏莎行·候馆梅残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237阅读
  • 踏莎行·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286阅读